2015.09.01

「雷锋网」这颗200元的灯泡,凭啥在美国卖了8万个

原创 黑豆


灯泡这种东西,看起来是个小物件,如何让一个智能灯泡和传统的灯泡一眼就分开?闫思成给出的答案就是直接把他们做的看起来不一样。但如何把灯泡做的不一样仍然不是躺在床上睡一觉就能完成的事情,选择什么材料,做成什么形态,该有什么功能,都是要反复考虑的事情。


打开几个众筹网站可以看到,灯泡这个硬件一直以来都没有所谓的爆款,对于为什么从灯泡的角度切入智能硬件,闫思成还是有话要说。



Nanoleaf在美国怎么样?


众筹是个好形式,对于产品受不受欢迎,上下众筹网站就知道了。Nanoleaf第一代产品在Kickstarter上众筹27万美金,对于大多数产品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了,第二代产品则稍稍差一些,不过也有18万美金。


那么销量上呢?闫思成告诉雷锋网记者他们已经卖出了大概8万套,这听起来是个相当让人乐观的数字,因为在Kickstarter上赞助一颗Nanoleaf Bloom的灯泡你要掏出40美元,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在官网以35美元的价格购买,不得不称赞大洋彼岸的大美利坚人民还是有钱啊。


但登陆百度未来商店则要谨慎的多,不仅首发价格降低到168元,限量500件这几个字也是格外的扎眼。闫思成说他想在今年年底之前卖出五万套,但雷锋网记者觉得在仔细调研一遍之后他应该会把心里预期下调到一千吧。


Nanoleaf如何决定做的?


这个想法缘起于闫思成还在多伦多大学读书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在一个太阳能车队意识到,能源是一种消耗性极大的东西,现在有无数的能源在被使用,那么能源在被用掉之后呢?没了就是没了。他开始意识到能效的重要性,如何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这个想法,开始在他的脑海中越扎越深。同样也是在车队,他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一个对电源设计方面非常在行的朋友。


于是他带他的朋友来到中国,这是一个物产丰富,发展迅速的国家。「我看到中国有很多很好的东西,而且又非常便宜,我在广州那边看到很多不同的灯,但让我困惑的是为什么能效都这么低?很多灯泡的能效都在80%以下,100W的能源最后才只有80W的光照效果。于是我的搭档就想说,我们自己研发更高的效率的灯泡」闫思成操着一口还算流利的「歪果」口音,在脑海中搜索着所有的中文词汇说道。这是三年前的故事。


LED才是拯救的光效的真理


别人家的灯泡看起来都确实像个灯泡,Nanoleaf看起来却像是一个类似灯泡形态的艺术品,不仅仅是一身的拼接痕迹,PCB板本身就像是个半成品,而用半成品材料塑造形态是艺术品常用的手法。实际上虽然不能说Nanoleaf不重视颜值,但能效是闫思成挂在嘴边最多的词。


闫思成毫不掩饰他们在外观上的付出,「在做出这个产品之前,他们去过几十个个不同的灯泡工厂,发现基本上所有的灯泡都有铝材的散热器。为什么要这个东西?不需要,我们从零开始,不去抄别人的。」


闫思成有底气说这话是因为他们能够做到,想要在能效上达到高水平,做LED灯几乎是唯一的选择。LED灯相比传统的白炽灯和钨丝灯有着无可比拟的巨大优势。


高亮度:普通白炽灯和钨丝灯的发光效率在12-24流明/瓦,而LED灯可达到80-120流明/瓦,甚至未来可能达到150流明/瓦以上。

低功耗:10W的LED等就能达到80-100W白炽灯的效果,在相同亮度下功耗肯定更低。

低发热:LED灯的发热量远比白炽灯要小,Nanoleaf在最亮的时候你都可以直接用手去握住。

体积小:LED基本上是一块很小的晶片被封装在环氧树脂里面,所以它非常的小,非常的轻。


PCB板作为主体材料的好处在哪?



为什么选择PCB板?主要分为三个方面考虑,一是散热,选择PCB板能够方便的散热,而且在每个LED灯泡后面还有铜片来进行散热,在长时间使用后仍然能保持40度左右。二是具备可折叠性(相比玻璃),能够完成折叠的形态。最后是直接用PCB板的话能够直接将灯泡嵌入上去。有没有考虑过别的材料?闫思成说他们也考虑过更软的板子或者塑料,但还是PCB板最符合他们的需求。


那么Nanoleaf是怎么做的呢?将一款PCB板分为11个部分,其中有6个正五边形,另外5个部分则有两个边延长。每个部分上嵌着3个小LED灯泡,加起来一共33个。拼接起来,就变成了一个几乎全方向发光的灯泡了,这个数量是权衡了成本和光效之后的决定。闫思成说他们有90%以上的光电转化率,并且比同类型的LED灯泡效率还要再高10%左右。但闫思成也向雷锋网记者坦言,这个形态实际上已经是两年前的研究了,LED市场发展很快,现在可能已经有单颗大功率的LED灯泡就能达到相同的能效。当然Nanoleaf也在研究新的产品。


和普通的灯泡圆融的玻璃触感不同,Nanoleaf给人的感觉像个Low Poly(低多边形)化的产物,一共25条棱边,摸起来相当的割手。但对于Nanoleaf来说,这反而是对消费者的另一种保护。普通灯泡玻璃破碎的时候,碎片会飞出去,有可能会伤着人,而Nanoleaf即使出现破损,也不会形成飞出去的碎片。而灯泡也会经过专门的老化和抗冲击测试,保证其寿命和强度能够达到要求。(闫思成说不知道360度滚动测试是个什么鬼,那只是产品的老化测试而已。)


在Nanoleaf Bloom里有一个微型的处理器,这个处理器的作用是控制Nanoleaf Bloom的灯光变化。打开开关光线就会从最暗逐渐变亮。到合适的光线强度,快速按动两次开关(开+关)即可将亮度锁定。但对于现在的各种智能灯泡来说,没有App可能是Nanoleaf一个既是优点又是缺点的特点,不用多占据手机的空间固然是好,但拿出手机动动手指就能调光,这样的操作不是最好却也没必要拒绝。


后记


闫思成表现的像一个理想主义者,面对全球变暖、大气污染等问题,他希望自己能够出一份力,他想要Nanoleaf Bloom能够成为礼物在中国流行起来,带来更高效的能源使用率,但这个市场容量有多大,他还需要去做更多的市场调研。


那么Nanoleaf Bloom卖给谁?以雷锋网记者来看,咖啡馆或者小用品商店或许是一个不错方向,闫思成也同意,可能个人并不会是Nanoleaf Bloom最大的用户群体,所以他们也在开发功能更加符合商业用地的App,不仅仅是调光,还能够呈现出耗电状况等更多的数据。


Nanoleaf是一个美好的理想,但这个世界终究是残酷的,好在它还有颜值。


原文链接:http://www.leiphone.com/news/201508/OxHk1qwh4l9PoT8u.html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