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7

李嘉诚和他的80后小伙伴

导读:李嘉诚旗下私募基金维港投资青睐节能LED灯泡公司Nanoleaf。Nanoleaf今年10月底将被引入香港,公司创始人正寻觅内地的合伙人,将产品引入内地。”

华人首富李嘉诚热衷投资科技公司早已被外界熟知,其私募基金维港投资多年来力求低调。但今年却不同,李超人一改往日“闷声发大财”的风格,频繁在媒体推广所投公司,近几个月更由其红颜知己周凯旋牵头在内地举办巡回路演,为公司入内地市场铺路。


设计出全世界最节能的LED灯泡的公司Nanoleaf(中文名:绿诺)就是其中幸运的一个,李嘉诚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盛赞Nanoleaf的创意,更亲手拼起一个Nanoleaf灯泡,这家公司也因此在内地迅速蹿红。


7月14日,Nanoleaf在美国众筹平台Kickstarter发布第二代产品,这距离创意萌芽已经四年了。Nanoleaf两位创始人日前接受腾讯财经专访时透露, Nanoleaf的新产品增加了调解光线明暗的功能,进一步提升了节能空间。第二代灯泡每个定价40美元,会现在Kickstarter销售60天,下个月就可以开始量产。他们正在寻找中国内地的合伙人。


“李嘉诚效应”提高了Nanoleaf的知名度,也引来诸多投资人的关注,但两位创始人一致坚持“钱不重要,理念更重要”。但当下的任务则是寻觅内地合伙人,实现今年内打入内地市场。


三个80后的一时冲动


一个成熟稳重,一个机灵精明,再加一个技术宅,三个80后的年轻人擦出的火花就是Nanoleaf。这里说的三个人是Nanoleaf的三位创始人Gimmy Chu(朱嘉钧)、Christian Yan(闫思成)和Tom Rodinger。


三人均毕业于多伦多大学,三四年前,有着全职工作的他们曾想在太阳能领域开创一番事业。阴差阳错,在广交会考察太阳能供应商时,Nanoleaf的研发灵魂Tom的目光却被LED灯泡吸引,并固执地决定放弃太阳能。三个人命运因Tom的“一时冲动”而改变。


“当初Tom有了节能LED的想法之后,我们频繁讨论,每周都开会,当时我在中国,Gimmy和Tom在多伦多,我们就靠微信沟通。”Christian回忆道。2013年1月,Nanoleaf在Kickstarter上开始集资,原本只想募集2万美元,最后却收到了高达27万美元的资金。


Nanoleaf第一代灯泡虽然定价高达35美元,但推出后8个月时间里,平均每个月销售量达4000个到5000个,而这时Nanoleaf还仍处在市场测试阶段。出乎创始人意料的热卖仅是开头。接下来,Nanoleaf迎来了改变命运的重要时机—--进入李嘉诚的视线。


维港一个月入股


“维港投资发现我们的时候,Nanoleaf已经可以盈利,所以当时根本没有任何要融资的计划。”Gimmy透露,李嘉诚会向多伦多大学捐献资金,去年11月,多伦多大学校长来港拜访周凯旋,顺便提及了Nanoleaf这个项目,投资眼光精准的她立刻产生兴趣。“我们被通知维港投资愿意帮助我们,当时只有一天时间准备。”Gimmy笑道,那时紧张的心情仍然可以清晰感受到。


维港投资向来低调,内部如何运作几乎无人知晓,给外界的感觉似乎全靠周凯旋一人当家。李嘉诚自己曾透露,当年只用了5分钟就决定投资Facebook,而总共4.5亿美元的投入,已为他带来几倍的回报。这些传奇式的描述让外人看来,李超人投资很随意,依靠商业嗅觉即可只赚不赔。


事实上,以上都是“错觉”。“维港投资的团队很大,负责我们的团队大约有三四个人,见过几次面,他们决策的过程与其他投资公司类似,尽职调查来回多轮,但一共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就收到了维港投资的资金,已经算很快。”Christian说。后来经周凯旋牵线,Nanoleaf又引入了KPCB的资金。


Nanoleaf两位创始人对投资金额守口如瓶,因为要遵守签订的法律条文。但透露,拿到资金后,最多是用于研发,目前工程师团队已经由从前Tom1个人扩展到6人。此外,也在打造自动化生产线。Nanoleaf两周前获得可以出口欧盟的CE认证,未来将有更大规模的生产。


“维港投资作尽职调查那个月里,李嘉诚见了我们,他很高兴我们发明了全世界最节能的灯泡,是从心里支持。他对Nanoleaf的灯泡是如何拼起来有强烈的好奇心,一定要自己拼一个,其实灯泡出厂时是拼装好的,只是为了更清晰介绍产品,才会发布拼装过程的视频。”Christian笑说。正是李超人在这次会面掌握了拼装的方法,才有了年初接受媒体访问时现场组装的桥段。


股东李嘉诚的无为而治


对于维港投资的管理方式,外界一直传闻,维港非常尊重公司创始人的创意,向来坚持只在对方寻求帮助时才出手。这一讲法在Nanoleaf这里得到证明。Gimmy说,之所以愿意与维港投资合作不仅是因为钱,而是因为理念相同,他们也想改变世界,其他的放手让公司去做。


“维港不会像很多小型公司那样,每周都会打电话找你询问情况,追得很紧,我们也会经常碰面,很多时候就是随意聊聊天,如果需要他们的帮助,他们会想办法,我们在香港的办公室就借用他们的,平时周凯旋如果看到有趣的东西也会发给我们。”Christian说。


从Nanoleaf的创立,谈到未来的规划,两位创始人既没有表现出当下很多创业者那种夸张的豪情壮志,也没有高水平的讲故事技巧来推广产品的与众不同,自始至终都是淡淡地说道希望生产的节能灯泡能改变世界。这种从容不迫想必是维港投资“无为而治”的最好的映射。聪明的投资既给了被投公司宽松的空间发挥创意,也获得了信任。


维港投资不仅管理上不插手,“也没有给我们设定任何投资回报的要求。”两位投资者异口同声说。没有投资人的回报作为压力,Nanoleaf接下来在平衡盈利和扩大规模方面也没有太执着的规划,更认为现在谈上市为时过早。“我们会希望每年都有新产品出来,未来也会扩展到其他节能领域。”Christian说。


Nanoleaf的节能LED灯泡目前主要销往北美和欧洲,今年10月底将引入香港。但当下两位创始人最关心的是找到内地的合伙人,今年内可以将Nanoleaf的产品引入内地。“合适的合伙人的关键是双方可以谈到一个好价钱,到时就知道Nanoleaf的产品在中国卖多少钱。”Gimmy笑说。(腾讯财经 耿荷 发自香港)

深圳网站建设